生鱼片

国家跳坑爬墙一级选手

【钻石组】HP向 融冰





※大量OOC和私设预警

※一篇带前文的更新,有细节更改




大雪在窗沿上留下了数厘米的积雪,而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内的火炉却烧得正旺,火苗舔舐木炭劈啪作响。法斯法菲莱特·格林正独自沉浸在手头的文章上,指挥着魔法羽毛笔快速划过羊皮纸,留下一行行略显潦草的字迹。
他托着自己的下巴,翘着腿陷在舒适的扶手沙发里,右手有节奏地敲击着自己的踝骨,而后清了清嗓子,指挥羽毛笔又落下一段字。

“古老的魔法世家戴蒙德家族的长子,伊洛尔·戴蒙德毫无疑问是斯莱特林有史以来最英俊的一位级长。甚至听说曾经还有狂热的追随者向校长提议为戴蒙德画一副魔法画像,挂在霍格沃茨的走廊里。并且伊洛尔·戴蒙德不仅仅只是在斯莱特林学院内收到欢迎,在其他三院里也颇享声誉拥护者众多,被称为‘正直可靠的斯莱特林’。”

他抬头瞧了一眼桌边的南瓜汁,考虑着伸手把它移过来喝一口润润嗓子。
法斯法菲莱特觉得是时候为霍格沃茨校内最受欢迎的小报找一位编辑助手了。

“……而伊洛尔·戴蒙德的闪耀光环的超越者,则是在其后一年同样进入了斯莱特林(真是可惜)的他的妹妹戴娅·戴蒙德以及麻瓜家庭出身却天赋优异进入了格兰芬多学院的玻尔茨。”
“……前者毫无疑问是造物的宠儿(梅林在上,她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可人儿了),性格温柔又聪明善解人意,是霍格沃茨众多男性女性的憧憬对象;而后者今年刚刚加入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成为了最恐怖冷酷难缠的击球手,也是魔咒学和变形术方面的天才,在黑魔法防御课上总能拔得头筹,是众多教授欣赏的潜力巫师。”

魔法羽毛笔跳进了一旁的墨水瓶里蘸墨水,却溅出来了几滴翠绿色的墨汁。
……嗯……助手,或许二年级里的那个橙发小个子不错,叫什么来着,吉鲁空·奥林治?
法斯一边挥舞魔杖清洁了污渍,一边心不在焉地想着。
南瓜汁太甜了,下次要记得告诉辰砂帮自己捎一点黄油啤酒。

“……据可靠消息称,斯莱特林的戴娅与玻尔茨相处不睦已久……”


“法斯。”
有人打断了他。
那人从胖夫人画像跨进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脚上踩着一双黑色的绑带羊皮软靴,怀里还抱着一大摞厚重的魔法书和羊皮纸卷。
法斯法菲莱特闻言向后扭头看去,在目光捕捉到一缕红发的时候敏捷地从沙发里跳了出来,笑眯眯地踏着比来人更加轻快的步伐迎了过去。

“所以……我们的魔药大师关于缓和剂的实验怎么样了?梅林在上,要知道你才四年级,离O.W.Ls考试还有一年啊。”
法斯伸出手似乎要帮忙搬书的样子,却没稳住步伐向前多迈了一步,鼻尖几乎碰着鼻尖,手也自然而然地滑到了对方腰上。

“月长石粉的剂量似乎有点小误差,搅拌时坩埚里的汤剂颜色有点不太对……法斯法菲莱特!”
辰砂眼看着自己怀里摇摇欲坠的书堆威胁地瞪了一眼法斯,不满地喊了一声。

法斯法菲莱特则似乎对此不以为意甚至甘之如饴,要知道他为了让辰砂不再连名带姓地叫自己可是花了整整两年。但他还是笑眯眯手脚利索地帮辰砂把书搬到了桌上,然后铺平羊皮纸再把书摆整齐。
辰砂就靠在法斯刚才坐过的扶手沙发上,手里端着同一杯南瓜汁。他宽大的黑色巫师袍和里面的浅灰色针织衫由于肩膀的斜度向下滑了一些,露出一截由于长年埋头实验室不见阳光而显得过分白皙的肌肤。

而法斯法菲莱特回过头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他选择圣诞节留校当然不仅仅是因为要写八卦小报这种事情,法斯一直觉得,辰砂的一头红发会和格兰芬多的床幔很相称。
会非常相称,他确信。

于是他想了想,攀上沙发摘下了辰砂歪歪斜斜的巫师帽,捧起了一束柔软漂亮的红发。


**


收假的时候回来的时候,法斯觉得同年级的玻尔茨和二年级的吉鲁空看起来都不太对劲,听说原因是这两位在返校的火车上分别遇到了戴蒙德兄妹。

看着这两个人开学宴会上一个面色铁青一个满心郁结的样子法斯简直想没心没肺地捧腹大笑。

讲真,玻尔茨只有在遇到戴娅的时候才能变得有趣一点。
不过作为朋友,法斯想了想还是要替玻尔茨排忧解难。

法斯将盘子里的约克郡布丁一口吞下,然后瞄了一眼教授席,确信麦格校长在那里所以玻尔茨不会立刻拔出魔杖给自己来一个变形咒之后,嬉皮笑脸地撞了一下玻尔茨的肩膀。

“嘿玻尔茨,火车返校旅行怎么样啊?”
“闭嘴,格林。”
玻尔茨盯着盘子里的烤牛肉认真地一块块肢解它,而法斯觉得这块可怜的肉已经快变成肉酱了。
玻尔茨抬起头盯着礼堂天花板上的星星,过了一会稍稍缓和了口气,道:“好极了,没有什么事。”

法斯下意识扭头看了一眼另一边斯莱特林的长桌,身着裁量得体的墨绿色长袍的银发少女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停下了手中的刀叉亲切地笑着对法斯微微颔首。
戴娅一头粲然金发的兄长则坐在她的左侧安静温和地注视着她,兄妹俩前襟的斯莱特林纹章烨烨生辉。

法斯捧着脸,觉得自己如果是异性恋可能会当场跪地向戴娅求婚。
坐在对面的辰砂往自己盘子里加了一个南瓜馅饼,然后翻了个白眼。


**

开学后两周相安无事,法斯寒假编写的新刊小报在学生里依然颇受欢迎销量可观,赚了快一个金加隆。于是在第三个周末,几个人坐在了霍格莫德村的三把扫帚酒吧里,法斯请客。
法斯得意洋洋摇晃着驴皮钱币袋的样子活像是魁地奇比赛上撒魔法金币的小矮妖。

赫奇帕奇的五年级级长翡翠和裹着蓝黄色拉文克劳围巾的露琪尔依旧一路吵嘴,相比之下狮院的黑水晶和斯莱特林的拉碧斯反而相处的很融洽,玻尔茨手里拿着一本介绍德国黑魔法的书坐在另一侧,连辰砂也被法斯从魔药实验室里拉出来了,只有可怜的吉鲁空,既没到三年级也没有隐形衣。

玻尔茨百无聊赖地敲着黄油啤酒的杯沿听着好友们聊天,可是她对德姆斯特朗来的转校生或者帕帕拉琪亚教授要回校之类的新闻八卦毫不感兴趣。
她只是在想一些老掉牙的烦心事。


今年开学在火车上,有人敲响了玻尔茨车厢的门,并询问是否有空位置。
玻尔茨抬头就看见了戴娅。
一瞬间空荡荡的车厢就像是失守的棋位,而她自己则是乱了阵脚的兵卒:王说,前进一格,她却自己咕噜一下滚下了棋盘。这不能怪玻尔茨,戴娅·戴蒙德根本不按照规则下棋,完美精致的大理石黑白方格棋盘被她一把砸得粉碎,就像砸碎一片不切实际的幻境一样。

“随便。”
玻尔茨声音比平时更低一些。
她把对面座位随手丢着的随身行李包(总有一些要紧的东西需要随身带)粗暴地抓到了自己身旁,姑且做到了言行一致地给戴娅腾出座位。

玻尔茨感觉周围空气在凝结成固体,她觉得不自在。
戴娅的出现让这段无关紧要的火车旅途时光变成了紧张时间,原本无关紧要的一切小动作都变得重要,变成严谨的现场表演。

而戴娅只是安静地、甚至面带微笑地捏好袍子的角安静落座,普通地和她打了招呼,单方面地谈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就像三年前她们都还是新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
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或改变一样。

玻尔茨全神贯注地盯着手上的《进阶魔咒》的某一页纸,但是却一个字也读不进去。她脑子里现在要么是眼前(尽管她低着头)的戴娅,要么是记忆里其他时候的戴娅。
比方说一年级玻尔茨在魔咒课上需要玻尔茨偷偷帮忙的戴娅,或者她们二年级一起骑着扫帚半夜偷偷飞进禁林的时候小心地抚摸独角兽的戴娅,再或者是三年级时候图书馆某个角落里的吻——
——玻尔茨下意识咬了咬唇。

而后玻尔茨又立刻为自己刚才的无意识行为感到了一丝羞愧懊恼,并毫无缘由地觉得自己被冒犯,觉得愤怒。
天杀的戴娅,圣诞节后返校的车厢这么空,她就必须得选这里吗,选在她面前好打扰她来之不易的清净时光?

玻尔茨用力地把书合上,“嘭”的一声大概隔壁的位置都能听到,然后右手食指中指搭在了袖子里的魔杖上。
魔杖总是能给年轻冲动的巫师一些安全感。

她恶狠狠地盯着戴娅,虚张声势地在脑子里复习了一遍所有合法的恶咒,并且再度确保自己的魔杖随时待命。

戴娅像是被玻尔茨的行为逗笑了,确切地说,她确实笑了。
戴蒙德家族最小的女儿靠着长椅背,换了一个更舒适的姿势,而玻尔茨则不可避免地被戴娅裙子下交叠起双腿拉高位置的布料吸引了注意力。
玻尔茨决定不动声色,她努力把思绪转移到刚才在默背的恶咒上或者回想背包里还有没有巧克力蛙,但是收效甚微。
打破这一微妙的对峙局面的人是戴娅。

“你改变主意了吗,还是说如果我要坐在这个包间里就必须得付出一点什么别的代价?”
戴娅语气轻松愉快,就像是在问一个一年级新生你知道曼德拉草什么时候成熟吗。

玻尔茨前倾身体,拿魔杖尖点着戴娅的膝盖。
要是绅士又老派的翡翠看见玻尔茨这样可能会跳起来痛斥她一顿:戴娅的长袜只到小腿,白皙纤细的膝盖被玻尔茨的敲敲打打弄出了一些浅浅的红印。

娇贵。
玻尔茨随意(只是余光)看了一下,撇了撇嘴。
好像魔法师冬天都不怕冷一样。

“一个格兰芬多能向斯莱特林的人讨要什么代价?”
玻尔茨猜戴娅的膝盖可能很冰,这一猜想让玻尔茨多敲了戴娅两下。

戴娅同样将身体前倾,一手支着下巴。
她看着玻尔茨的手指关节,愉快地微笑,然后说:
“花样很多,你知道的。”
戴娅拿出了一副级长的腔调,却准确的勾住了玻尔茨的手,把它放在它应该放的地方。
“比方说你不能一边和人调情一边试图把别人赶出你先坐的包厢。”

玻尔茨发现自己的猜测是错的,戴娅至少腿挺暖和,她试图抚平刚才的红印,后知后觉自己的行为有点像性骚扰。
可能不只是像。
如果戴娅的哥哥伊洛尔在场估计会当场提出和她决斗,优雅地鞠躬行巫师礼然后对玻尔茨射出不可饶恕咒。
让法斯做决斗助手似乎不太可行,玻尔茨想,不过戴娅说得有道理,随着时间推进她似乎越来越不可能把眼前烦人的家伙赶出自己的视野范围外了。
也不是说玻尔茨对此束手无策,只是前提是戴娅不能把她那一头漂亮的银色短发扫到玻尔茨的下颌或者脖子附近,那会让推开戴娅或者对她恶言相向变得很难。

玻尔茨甚至开始自我反省自己的情绪是不是有点过头。
一切都很不错,就像圣诞节在暖炉前的沙发里不由自主陷进去一样,直到玻尔茨的手摸到了戴娅腰间。
那里有一处新的,不在玻尔茨记忆里的伤口。
玻尔茨的愤怒和质问溢了出来。

气氛一下子结束了。

戴娅整理了一下衣服,得体地站了起来。
“我想我或许应该换个新位置。”
她拉开门,迈出去,然后回身关好门。

玻尔茨独自坐在座位上,像一颗孤独的坏脾气打人柳。


***

戴娅·戴蒙德穿过几节车厢到了火车最前列的级长专用车厢,伊洛尔正在那里等她。






不写了就在这里TBC吧!

评论(2)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