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鱼片

国家跳坑爬墙一级选手

沙雕练笔系列

第二人称场景事件转换练习

#关于取向和出柜
#人生串联








认识直男队友认识鹅女士和认识狗币十四阿霖都是概率性事件。

你高三刚毕业,高考一塌糊涂一败涂地。
唯一对你将就读的学校感到满意的是你爹,作为奖励大一你生日收到自己的第一份不动产。
而你遭遇了精神腰斩,刽子手是自己。

你爹把车开到楼下,一手一个巨大的箱子路上不带停地拎进了宿舍,从钱包里翻出一沓现金递给你然后就走了。
你感叹了一下你爹宝刀未老,臂力比起你这种弱鸡不知道强到哪里去,到现在为止逛超市都是你挽着你爹,你爹提袋子。

你对大学生活或者未来的人生都没有太大期待,它的形状不属于你。
还好一条街之外有宋江陪你一起待在这里,并且在大学开学第一天被舍友询问背的Gucci包是真的正品吗。
宋江向你吐槽的时候你的回应是狂笑了三分钟。
哦天,这梗你可以玩四年。

但谁又能想到这个垃圾学校竟然有相当专业的弓箭社,而且很恰巧的社团里还有几个和你臭气相投的垃圾。

聚餐打UNO是社团传统美德,新疆的学长会带大家一起喝乌苏酒吃大盘鸡,他缺席的时候就是吃完火锅杀到安静的小酒吧打牌然后看着大家友谊的小船一个个翻掉。
本社团的所有学姐们都是瑰宝。你并不讨厌戏曲系学姐抹茶味的女士烟,但社长王倚剑则像老干部一样要了杯清水坐到离烟源最远的地方。
你耸耸肩,跟着坐在王倚剑旁边,然后带着友善的微笑把手里所有的+2+4牌都留给她,还怂恿她喝酒。
你大一作为王倚剑的迷妹奋发图强,大二就小人得志想熊抱社长多久就抱多久,把手塞进她口袋把下巴搁在她肩头高喊着“出发吧王倚剑号!”就扯着社长满场胡跑,然后被社长本人暴打。你一边感叹自己没有出息一边觉得人生圆满八面威风。

当然除了全社团出动之外也有小聚餐。
肥宅快乐桶刚好是三个人的量,一个已经出柜的姬佬,一个性取向摇摆不定的死给,再加上一个异性不如游戏的钢铁直男。
两个部落猪,一个联盟狗。
唯一能体现出你们校队队员之间的队友情的时候是你们在联机泰拉瑞亚打南瓜月,大家的墓碑满地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可能还有求生之路装了mod相互看对方游戏人物短裙裙底的时候。

每次你一想到本市某省重点状元班的直男A和清华附中的直男B队友都和你一样在读这个垃圾学校,你就会不禁面露神秘莫测的微笑。
缘,妙不可言.jpg

A队友在弓柜里放了一把一比一打造的中世纪长剑之后,你们之间的每日斗殴从餐桌上抢对方的炸鸡吃火锅抢对方涮的肉上升到了在对方射箭上弦的时候持剑在对方身后游走——因为王倚剑明令禁止你们用弓捅天捅地捅对方肾或者像隔壁剑道社一样握着弓柄对打。

新生在靶子前面训练,你们就在后面打架。
你人淡如菊的直女C队友捧着手机愉快地看小猪佩奇,社长缺席。

一社团的妙人。

鹅女士如果在训练室,这个时候就会露出“你们这样不太好吧”的表情。

你写到这句的时候外面正在下太阳雨,你像往常每个星期五那样和鹅女士约了晚餐逛超市然后散步回去,她刚下课你正要拿伞去接她,看到手机屏幕上弹出一条,

“不知道是哪家狐仙又迎亲了”

“你记得带伞”

说起认识鹅女士的过程,你不禁想奉劝在座所有新生在入学时不管有多不耐烦最好还是友善待人,不然日后那个人万一成了你的亲友质问你第一次见面为什么那么冷漠不友善不把她放在眼里的时候你会觉得非常头大。

你只是在动漫社招新宣讲会的时候觉得无聊,台上的女装大佬丝毫无法引起你的兴趣,同系一起来的温和派msl朋友拽着你絮絮叨叨,而你看在她未来每天翘课替你点到期末给你复印笔记的份上又不能用自己喜欢的暴力方式打断她。
然后你看见前面一排有个长发的女生在玩剑男人,你想起高中的两位亲友,笑了笑,伸手敲了敲她的肩膀随意问了两句游戏。
后来你第一天参加弓箭社晨训的时候被那个同样参加了的长发女生认出来然后向你打招呼就是后话了。

鹅女士摆出严肃的表情:“那个时候明明是你在向我搭话,为什么我觉得你却没有很友善热情?”

你翻了个白眼,开始解释自己只是搭话又不是搭讪而且自己一直都是这种不把别人放在心上的垃圾态度。
毕竟你没办法一眼看出来你对面的人是个日本战后自杀流文学家爱好者兼音乐剧热心观众兼宝冢迷妹兼土豪。

鹅女士撇了撇嘴,把长柄细木勺伸进了用松露蒸蛋完整的蛋壳里,蛋壳放在用细小木枝做成的精致小巢上。
你们坐在这个城市你最喜欢的一家日料店的日式小庭院里,旁边是一排细竹和砖瓦矮墙,院子中央有一个铺着白色碎石的小池塘。天色渐晚,你看到地平线附近的颜色由黄变橙,身旁的纸质灯笼亮了起来,溢出柔和的光线。

然后你从鹅女士手中接过了据说是她精心包装了一下午的礼物盒,说实话你觉得鹅女士可能不太适合手工活。你突然想起另一个亲友叔,她高中送你的钢笔现在还在你的文具袋里,那位如今在厦门的动手小达人送你的包装简直是手工艺品。

你遵循着初中毕业后每年生日只邀请一两位朋友的原因,但大学第二年一起来的不是宋江。
宋江没多问什么,她寄来了一套尤利西斯给你。
那套尤利西斯你读了不到一百页就觉得痛不欲生自我怀疑疯狂诅咒乔伊斯。

今年生日你收到了不止一套书,狗币十四知道你最近在读耶路撒冷就送了一套基督教史,你翻了翻目录一度回想起被十字军人名支配的恐惧。

狗币十四除了狗其他都挺好,你第一次和她交流的时候还以为这人是直男,后来面姬十四也果然没有辜负“直男”这个第一印象。
你和十四阿霖从珍妮特温特森聊到山田宗树马尔克斯卡尔维诺,然后升华到社会问题人生三观,三人相识恨晚纳头便拜在桃园轰轰烈烈三结义,虽然相互之间相距千里还是每天一起挖坑不填每天写一些智障沙雕小联动。

和智力相同的同类进行交流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你感叹着这年头要找一个头盖骨底下有正常脑组织存在的人类真的不是很容易。
你们装模作样讨论了一番,又觉得说不准脑萎缩才是新人类进化发展趋势,你们可能才是被时代抛下的不正常残留物。

你是个不现充就会死的小垃圾,没有人和你出门玩你可能会从硬汉变成可怜兮兮的小狗来博取周围女孩子的母性关怀,但如果没人做你的亲友听你讲每日偏激发言和你逼逼讨论无用的文学思想交流相互愉悦的话,你可能会变成一个狂躁的流浪汉,蓬头垢面拎着啤酒瓶满街找茬。
你运气够好,总能找到合适的亲友。

你们硬汉之间不像软妹们流行相互嘤嘤嘤表白,你对你的朋友说“我爱你”的效果基本上和对她们来一套射击猎人全套爆发技能一样。

你和十四阿霖在电话里嘻嘻哈哈的时候,你的(自称)直女舍友们就在你身后激情斗殴,搂搂抱抱扭扭打打发出奇怪的声音和台词。你作为一个姬佬仿佛是这个宿舍最直的人,你开始觉得这一届直女不行。
而你的舍友们这时候则乐意于把橘里橘气的行为推在对方身上,宣称自己才是这个宿舍唯一拥有传统性取向的人。

你和舍友们闲着的时候会闲聊,话题最终基本也绕不开情啊爱啊喜欢的人啊之类的。
你们宿舍应该是同异性恋之间情感分享交流的典范了,你享受这种气氛,你从高中出柜开始就决定一条弯路走到头,你最经常给父母发的表情包是“人弯理直”,你姬得理直气壮然后露出友善的笑容询问周围人是否有意见并且宽容地表示如果有你可以和他们打一架。
没有人和你打过架,虽然你对此跃跃欲试。
作为一个硬汉你不会承认是周围人爱你容纳你,你只会开心地挥着刃长二十五厘米的木工锯刀,把结果归功于自己。
虽然你依旧觉得高中的直女朋友们见到一个姬佬就想立刻介绍给你这一点很恐怖,但是大体上是好的。
很多普通人都是好的,你三千秒里可能有一秒会责怪自己对他人的苛刻要求,五千秒里可能有一秒在忏悔自己的待人傲慢。
当然,可能有也可能没有。

你高中班主任也没啥意见,你和你的gay蜜还有亲友组成了本班姬佬/基佬三人组,开开心心一个带一个去打了单独的左耳耳洞,然后上课坐在最后一排画漫画的画画写文的写文抄乐谱的抄乐谱,在高考的底线上蹦迪然后滑档手拉手进了垃圾211。
你想了想觉得还行,毕竟中学六年虽然没有约炮堕胎这种青春伤痛文学画风的事情,但也过得足够跌宕起伏。你不想再花费文字描述你喜欢过的女孩子,你为此用的笔墨已经足够多。但你回忆的时候总能看到一些在夜空里闪闪发亮的小东西,你在心里描摹它们,然后像暴食一顿之后一样感到餍足平和困倦。
就像躺在幽暗洞穴里的巨龙,惬意地从鼻腔里喷出一股青烟数着自己的财宝。

你没有过什么想要改变过去人生轨迹的想法,你惶恐地回忆着和每个人的每个相识,觉得差了一分一毫都会导致截然不同的结果。









不写了,困了,为啥狗币十四还没起床我却在上课


以上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来找我谈人生